产能爆满交付延迟 全球“缺芯”恐持续一至两年

产能爆满交付延迟 全球“缺芯”恐持续一至两年
原标题:产能爆满交付延迟 全球“缺芯”恐持续一至两年
  全球芯片短缺的状况已经从汽车行业蔓延到智能手机和其他电子设备,业内预计,这可能导致产品交付延迟情况持续一至两年。
  全球芯片短缺的状况已经从汽车行业蔓延到智能手机和其他电子设备,业内预计,这可能导致产品交付延迟情况持续一至两年。
  大众汽车已经表示,由于半导体供应链紧张的问题将持续,大众将调整中国、北美和欧洲工厂的生产。
  上周末,松下、雅马哈等电子产品制造商也警告说,它们面临着一些芯片短缺的问题,这正在使一些音频设备和摄像电子产品的生产放缓。

  缺芯问题短期难以解决
  第一财经记者从来自深圳的采购商方面了解到,整个电子行业都一直在面临零件短缺的问题,比如在智能耳机关键的微电子控制器部件方面供货出现延迟。
  来自日本电子元件供应链方面的消息也称,WiFi和蓝牙芯片已经开始出现严重的短缺,预计延迟交付将超过10周。
  包括半导体封装在内的产业链产能也都已经满负荷。一位接近长电科技方面的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包括六层封装基板等在内的产品产能都已经爆满了,交货周期出现大幅延迟,如果不是大客户,交货期已经排到2023年。正常的交货时间是6周。”长电科技是中高端基板材料供应商,主要用于CPU、SOC等处理器芯片。
  分析师和业内人士称,需求的激增使得亚洲8英寸芯片生产工厂近期持续处于紧张状态。8英寸芯片制程是一种较老、较不复杂的芯片制程。根据研究公司Trendforce的数据,台积电在合同芯片制造市场中占据主导地位,三星、中芯国际紧随其后,其次为格芯(GlobalFoundries)和联华电子(UMC)。
  研究机构Gartner分析师盛陵海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产生芯片紧缺问题有多种原因,目前看来最主要的影响体现在需求量最大的中端芯片。这意味着包括5G手机、笔记本电脑和汽车在内的电子元器件的需求可能在短期内得不到满足。
  “尽管厂商一直都在努力提高产量,但是芯片紧缺的问题恐怕一两年内很难得到缓解。”盛陵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包括韩国东部高科(DB Hitek),UMC和中芯国际在内的多家芯片代工厂近期都发表声明称,它们的工厂从第三季度开始已经满负荷运转。
  为平板电脑提供芯片的东部高科表示,该公司的8英寸工厂至少在接下来的六个月内都将满负荷运转。东部高科预计,供应链紧张的情况可能持续至明年下半年。
  格芯方面称,该公司正在通过投资来扩大产能增长,以满足芯片行业出现的空前需求。为此,公司计划明年将其年度平均投资资本支出翻番。
  智能手机和汽车行业影响大
  智能手机作为芯片电子元器件的大客户,正在积极抢占芯片资源。Vivo负责战略与业务规划方面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包括4G芯片和电源管理器等在内的元器件出现了部分短缺,但目前暂未影响到终端消费者购买的价格。
  中金公司在上周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称,造成芯片短缺的短期因素包括电信巨头华为;并且中国的手机制造商小米等也试图通过增加零部件订单来赢得更大的市场份额。
  “华为手机生产受限后,国内厂商为争夺华为空出来的市场份额,开始加倍下订单,这是导致芯片代工厂产能超负荷的重要原因。”一位芯片行业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不过他警告称,恐慌性的抢占可能会产生需求虚高。“如果小米、Vivo和OPPO都觉得自己可以拿下华为留下的50%的市场空缺,那么实际上这会造成供需的严重不平衡。”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道。
  汽车也需要消耗大量的芯片元器件。由于芯片供应紧缺,一些汽车工厂已不得不为此调整产能。德国汽车制造商大众周五表示,由于半导体供应链紧张的问题将持续,大众将调整中国,北美和欧洲工厂的生产。
  大众汽车表示,疫情初期半导体制造商将其产量从受到重创的汽车行业转移到了其他领域,例如消费电子产品。但是,如今汽车行业的复苏导致汽车厂商面临供应瓶颈。
  汽车芯片最重要的供应商之一荷兰恩智浦公司CEO Kurt Sievers日前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业务回升的速度比我们预期的要快得多,很多客户下订单太晚了,这导致我们的产能在一定程度上无法跟上。”
  Omdia的高级分析师凯文·安德森(Kevin Anderson)近期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中国激增的消费需求,尤其是汽车消费已从疫情的低谷期迅速回升,并且在全球其他疫情仍较为严重的地区,远程办公催生的笔记本电脑、平板以及智能手机等产品的订单也有所增加。由于这些产品都争夺相同的芯片代工厂的资源,因此供货短缺迹象在所有的行业都出现了。”
  中国芯片设计公司大爆发
  第一财经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近期有大量的本土小型芯片设计公司为了向厂家要产能四处托关系。“大公司的交付周期应该还正常,但小公司在这种紧张的环境下,竞争就非常激烈了,最近已多次陪同去厂家求情。”某国内芯片巨头企业前任管理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一位前中芯国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一轮芯片供应紧张的因素还包括国产替代所引发的需求激增。这可能是一种心理因素。所以出现了本土芯片设计公司大爆发,并不意味着需求真正的爆发。”
  上述人士还表示,国产替代主要是面向高端芯片制程产能的替代,但是从本轮的芯片供应短缺来看,主要还是集中在中低端的产能。“所以我并不认为由国产替代所引发的这种芯片供需的失衡会长期持续下去。”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中国半导体行业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芯片设计企业达到2218家,相比2019年增长了24.6%。去年芯片设计企业增长率仅为4.8%。受企业快速增长影响,2020年全行业销售预计为3819.4亿元,同比增长23.8%,预计占全球集成电路产品销售总收入的13%。
  针对目前全球芯片供应短缺的问题,英国AI芯片设计公司Graphcore中国区总经理卢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也注意到芯片供应链方面的近期出现紧张,但这可能对需要大规模量产的企业而言影响更大,我们尚未感受到芯片紧缺的压力。”成立四年的Graphcore是为数不多的进入中国AI芯片市场的少数国外独角兽企业,公司今年7月刚推出自研芯片,意在与芯片巨头英伟达竞争。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熠

You may also like...